【新春走基层】打糍粑 过大年

大年三十傍晚,经过一天多的长途奔波,总算回到了千里之遥的老家,赶上了年夜饭,也赶上了乐一路念叨的打糍粑。

打糍粑,是老家节日里的一项重要活动,而糍粑更是逢年过节的必备点心,春节当然更不例外。每年三十晚上,除了和堂哥们放烟花,最让乐激动不已的就是打糍粑了。

一下车,大家帮着把我们行礼从车上拎回房后,就开始从厨房端出冒着热气的饭菜了。而乐却视而不见这一碟碟喷香诱人的美味,急匆匆地跑到厨房,看到角落里摆放的一大盆浸泡着的糯米——这可是打糍粑的主料,这才安心了。乐奶嗔笑着:“这孩子,我早两天就把糯米泡好了,现在就开始煮,误不了一会儿打糍粑。”

丰盛的年夜饭开始了,厨房大灶上糯米也煮了起来。满桌的鱼肉也按捺不住乐急切的心情,只见他三五两口地吃好饭,就直往厨房跑,不时问道:“什么时候才能好!”在乐的迫不及待中,锅里的糯米飘出了阵阵清香,本村堂伯伯、本家伯伯也来到家中,爷爷搬出了清洗干净的凹形石槽和捣棍,主料、主力、主材全部就绪。

打糍粑是个高强度的体力活,一般得四个壮劳力分两队轮流上,乐的堂伯伯和本家伯伯就是特地上门帮忙的。乐爸和乐大伯先上,他们一人手持一人高、胳膊粗的捣棍对站,待乐奶盛出热腾腾的熟糯米倒入石槽中,立刻你一棍我一棍交叉斜捣,并不时翻动,均匀捶揉着糯米。“哟嘿哟,哟嘿哟……”两人喊着号子,不多时就捅了十多棍,脑门上也冒出汗珠。见此情形,乐堂伯伯、本家伯伯赶紧上前接棍,换下了乐爸和乐大伯,乘热加速捣捶,一直要把糯饭捣成糊状为止,然后脱粑倒入竹匾里。

打糍粑也是一项全家总动员的娱乐活动,早在乐爸他们喊着号子的时候,我和乐大妈已经洗净手,坐在竹匾旁待命。打好的糯米粑倒入匾中,我们立刻双手开动,按、揪、拧,麻利地拧下粑子团,在手心团圆团亮。再放入早就磨好的豆屑里转一圈,白嫩的粑沾着薄薄一层黄色的豆屑,一个糍粑就成了。不过这前几个糍粑是留不住的,围在一旁的孩子们早就垂涎三尺抢开了。

吃上了糍粑,乐没有像往年一样和表兄弟们跑出去,而是巴巴地看着打糍粑的伯父们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没错,想自己上手打糍粑是他多年的愿望,随着年龄增大,这个愿望就更加强烈了。“好,小伙子来试试。”本家伯伯笑呵呵地把捣棍递给了乐。乐开心极了,学着样举起捣棍就往下捅,却发现只在糯粑团上留下浅浅的凹印,他又举起来捣了一下,还是一样,无可奈何地把捣棍还给了本家叔叔。“吃两年饭长长力气再来捣吧!”看着他不甘心的样子,乐爷笑着安慰他,大家也都笑了起来。笑声伴着糍粑的清香在空中飘荡,也留在了我们狗年最后一天的记忆里。

融媒体记者 唐筱葳

融媒体编辑 李昱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